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HUC惠仲娱乐:弄潮儿 | 40年追星路,从“给我签个名”到“我想嫁给你”添加时间:2018-07-12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图片《图话》推出“人人都是弄潮儿”系列图片策划,讲述40年来时代大潮之下那些“弄潮儿”的故事。

80年代,“追星”曾是一个时髦、新兴词汇。“她是我偶像”“我要去见我的男神了”“实名pick”……如今,这些成为不断更新迭代的追星语言体系。所谓追星,也就是狂热地喜欢明星,这个曾经一度被特殊化和妖魔化的行为,随着媒介技术和社会的进步在逐渐地普及和进化。

一、骑自行车追着小虎队跑,叫“追星”

早在1978年,还没有形成“追星”系统和规模的时候,一个天籁女声就已经进入大众的耳界。很多年轻人提着录音机,在上海街头和公园里播放邓丽君的歌曲。

到了1981年12月,广东儋县(后划归海南)的一次调查显示,走私进入该县的近万个录音机原声带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是邓丽君演唱的。虽然比不上现在的“专业追星”,但邓丽君已经成为现象级的歌手。

1985年,北京工体迎来了第一支来华演出的西方流行乐队——威猛乐队,乐队成员安德鲁·维治利和乔治·迈克尔游览了北京。

当时的演唱会很多票是免费派送,余票则以5元/张的价格售出。由于票价太贵,到场的年轻人不多,不过场上的观众已经有了一套表达热情的方法,他们单人举着简易的横幅,嘴里还吹着哨子。

“追星”一词的正式出现,起源于红极一时的小虎队。这个由“霹雳虎”吴奇隆、“小帅虎”陈志朋、“乖乖虎”苏有朋组成的中国台湾偶像团体组合,1988年一出道就在亚洲崭露头角。

当他们从台北巡演到高雄时,疯狂的粉丝们成群结队的骑着自行车一路追踪,大呼其名,这种跟在明星后面追明星的现象被当时的报纸称为“追星”,也正是从那时起人们开始用追星一词来形容粉丝对明星的崇拜行为。

二、贴海报、签名、买唱片,为Idol打call

在媒介技术还不甚发达的时期,除了去到见面会现场这种“奢侈”的追星方式,粉丝们通常会攒钱购买自己喜爱的影星、歌星的电影DVD和卡带,而最实惠的方法莫过于买海报、杂志封面和各种贴纸,把它们贴到书本、书包还有房间的墙上,仿佛自己触手可及的世界都有喜爱明星的身影,沉醉其中。

20世纪70-90年代末,是被誉为“东方好莱坞”的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那时的香港电影影响了中国乃至亚洲地区的电影审美,涌现出众多业界知名导演与演员。

伴随电影这种娱乐艺术形式的巨大影响力,越来越多的电影开始举办首映会,为电影宣传造势,同时拉近了影星与影迷之间的距离

随着商业综合体、剧院等场地的发展和完善,年轻一代对于实体唱片的热情不断高涨,粉丝们甚至不惜冒雨大排几个小时的长队

电视选秀开启了造星追星新纪元,2005年超级女声是选秀1.0时代的标杆性存在,全民短信投票推动了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一众“超女”成为现象级的全民偶像,各选手的粉丝团甚至自发组织到街上宣传,极力向过往行人推荐、拉票。

三、从谈“追星”色变到理性追星

追星群体中也曾出现过度疯狂的现象,杨丽娟便是最知名的一个。自1994年开始迷恋刘德华后,杨丽娟就一直不上学、不工作,全职做追星族,她的父母为达成其心愿,不惜倾家荡产,其父甚至为了让女儿筹募旅费想到卖肾。

2007年3月25日,杨丽娟的父亲杨勤冀因不满刘德华未能满足作为其超级粉丝的女儿私下见面的要求,当晚在香港尖沙嘴天星码头投海自杀身亡,并留下遗书,希望刘德华能再见女儿一面。杨氏一家三口的疯狂行为,被内地传媒广泛报道,连中央电视台都曾采访过他们,引起很大争论。

疯狂追星不仅杨丽娟个案,还有人为了追星疯狂减肥、患上神经性厌食症,有人效仿明星发型穿着成瘾……社会上出现了谈“追星”色变的现象,学校开始加强倡导理智追星的活动,还将相关内容编进课本。

四、更专业与更人格化的追星

借助互联网的力量,粉丝开始在追星的道路上产生更大的作为,TFBOYS就是标杆级代表。面对人气爆棚的少年乐团组合,粉丝的形式开始有了多样的发展,有了“唯粉”“CP粉”“团粉”等分化,向明星表达喜爱开始有了更大胆、更奢侈的方法

这也对粉丝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为了支持自己喜爱的明星,粉丝需练就“十八般武艺”:针对大大小小的排行榜,有专业的粉丝站组织成员刷榜投票;有美工组负责为偶像修图、做视频;为了获得第一手偶像美图,粉丝更是扛起单反,业务能力媲美专业摄影师。

如今,粉丝追星不满足于只追舞台上光鲜亮丽的明星,更想在生活中追随和关心,粉丝接送机应运而生。粉丝团会专门有组织地进行接送机活动,在现场拍照、开直播,甚至有人蹲点守候明星的出现,“虹桥一姐”就是一例。她并不是几个特定明星的追随者,而是针对“明星”这一群体的狂热粉丝,收入来源主要靠贩卖明星行程和签名照片。

如今年轻人支持明星的方式倾向于直观的表白。她们会称喜欢的明星、偶像为“老公”,将明星视作生活中身边的人,用轻松的语言调侃他们——所谓“爱到深处自然黑”

粉丝群体对于明星的喜爱不再局限于“仰望”,而是更加人格化、生活化,粉丝已经不单单因明星的才艺而追星,也因明星身上所体现的个性和价值观而追随,好像追的那个明星正是自己的一部分。

(本期编辑:边宇航 周维)